万人堂心水论坛

在内心低回流转,久了,许就浊了

 
再拿笔,忽然觉得生疏,总觉得那是一种欲诉无语的尴尬。堆积的情感凝滞于笔端,便成了无法喧泄的憋闷,在内心低回流转,久了,许就浊了。
本不是一个喜欢抱怨的人,只是并不能做到如自己所愿的坦然。生活,以常规的形式在做着匀速运动,重复着相同的频率和波长,不知道会不会在某个时段会出现短暂的不和谐,于是,也会冲击梦想中做过无数次修改的精致,美时堪美,俗时堪俗。
那日,与好友轻描了一下内心的纠结,她还我的是鄙视的目光和不屑的嗤之以鼻:“你还有什么不如意的?是家庭、工作,还是老公、孩子?”“不知道,好像也没什么不好哈!只是有些时候会莫名的烦躁。”
“矫情!”
也许是吧,是不是女人天生就是一个矫情的生物?这个词总会在不合时宜的空间和时间出现,并能无一例外的被运用得如此炉火纯青。响晴的天,说不上在哪个时候,就会飘过一片云朵,把阳光灿烂撕裂成支离破碎。生活常常会遭遇这样的低谷,那时候,总会把未知的事情想到最坏,然后把自己生生地逼入一个狭仄的渡口,守着无船的海岸,用自己的苦心孤诣来等待下一下柳暗花明。那是在来路与归途间的苦苦挣扎,过后,才会感觉到满身的疼痛。
友说,是你把生活想像得太完美,总以为自己傻傻的等待和默默的付出便会成就了你的所想。我痴痴地笑,有时也会呢!
再不,就是你小女人的多愁善感?
我伸了伸舌头。
是真的吧,也许是在我还没有看尽屋后的满树金黄,而一夜间便随了那一场小小的秋雨剩下了一树的凋零吧;也许是兢兢业业编织的新的梦想并没有如数的归还我所付出的热情和企盼吧。一场秋雨打湿了天空,瑟了西风,瘦了梧桐,天高云淡的日子不再,便觉得生活有了些瑟缩,倦意在不经意的缝隙间乘虚而入……
执意回老家, 去参加一场本家妹妹的婚礼。本该是一个可有可无的角色吧,却在晨起的时候做了精心的打理。然后一手牵着妈妈,一手牵着丫头,满心欢喜地应和着妈妈的满足和丫头的雀跃……
一路没有风景,道路两旁光秃秃的枝丫缀满了一层清霜,树底一片枯黄,正是应了这暮秋时节。
妈很快融入了那帮老姐妹的队伍,享受着与她们好久不见的嘘寒问暖,丫头在与玩伴们的疯闹中早已忘了来时的嘱咐,不再纠结头上的蝴蝶结和裙子上的灰尘,这里是她的乐园。只有我,立在人群中,感受着这里曾经熟悉的一草一木,谦恭而热情地与每一个相识的人温习着年少时的岁月——然而,却在不觉中掩饰起内心不断升腾的淡淡的失望,来时的兴奋,已在我伪装的笑意下一层层的剥落了。
说不清是为什么,只是看到曾经健壮的大娘如今已白发苍苍;那个我抱过无数次的小丫头婷婷玉立的站在我面前叫姑姑,我的心有了一丝震颤,韶光易逝,改变的不仅是岁月,它还要改变多少年少的情怀?
夫说,都告诫你了,不一定非要回去,心意到了即可嘛。我白了他一眼,并不屑与他争辩——其实是无力争辩——本以为那是渗入骨子里的乡土乡情,在无数个无眠的夜晚让我魂牵梦萦的美好情愫,不想却在此时显现得那样的遥远而陌生。我仔细回顾着每一个细枝末节,每一处情感可能遗失的角落,却仍然一片迷茫。
于是,我这样慰藉着自己:人很多时候就是这样吧——过于在乎的东西往往最是能让人患得患失的心结,蓦然回首,才发现,最值得怀念的那一部分,早已在岁月的流逝中黯然消退……
那么给自己放下一个台阶——就这样,算了吧!
 
 
最热新闻
  万人堂心水论坛 京ICP备13026587号 京ICP证130248号京公网安备110102003391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721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