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人堂心水论坛

原来冲动是如此的不能善解人意

原来冲动是如此的不能善解人意
 
那时,还没放假。一日,那厮归来,表情认真而严肃——单位考勤制度严格,作为一名遵纪守法的好公民,不可能再回来做午饭了,所以……那是一种貌似惋惜却暗含得瑟的节奏,饱满而真诚,欠揍的让人无从下手。而我的心啊,顿时便从春风得意,满心欢喜跌入了劳苦大众的沧桑岁月。经历了一个五秒钟的抽搐,默默捡拾起掉了一地的玻璃渣子般的心的碎片,我转身,欲哭无泪。
那么好吧,一个好女人,就是不能改变事实的情况下,就要改变我自己。认命又何妨?于是,我在家庭中的地位,便在波澜不惊中由厅堂华丽丽的转入了厨房。
还别说,百炼成钢还真是句古训,在我身上终于得到了印证。从前的十指不沾阳春水早已虚无成了梦幻,随遇而安倒是颇有成就。厨艺在我的精心调制下且行且长,并有日臻完美的良好趋势。那一日,在我飘飘然端上两个菜的时候,丫头的叼嘴竟然也“啧啧”称赞,对我大肆夸奖,并美其名“久不登场的王大厨重现江湖。”于是,小小的虚荣了一把之后,我便把厨艺作为自己的终极目标且努力奋斗着,久而久之,便忽略了前路的艰险,不自觉的就绕进了沟里。
那日周姐介绍了玉米面饼的做法,我等虚心求救,从面的选择到搭配,从主料与副料的比例和调和,从搁放的时间与温度,定是觉得已领会了要领,欣欣然手下生风,跃跃欲试,仿佛不久的将来,便有一全套的满汉全席在我的餐桌旋转,那定是满屋飘香,妙不可言啊。
活未到,声势先走起——一进门,望见那一大一小两个小卒,气场顿时升温,那一派肆无忌惮的吹嘘,定要展示一翻拳脚,拿出一锅好面给他们瞧瞧,并假装谦虚的说是小试牛刀,任那两人淡定得满脸欠揍的表情。
那厮不屑的冷言讥讽。
那丫头稳坐钓鱼台,静等笑话。
似乎在我不注意的时候,还有互相做鬼脸的互动的表情,我知道,定是一副不屑。
等着瞧吧。
然而,当我把厨房弄得个盆碗朝天满地狼藉的时候,甩甩粘在双手上的面糊,我真的是后悔,原来冲动是如此的不能善解人意——我就知道,我能做成的面饼决不是周姐口中的面饼,我以为我掌握了技巧,谁知却只是懂得了皮毛,我不知道面量,不会测水温,不懂得如何调干稀的程度,不了解酵母的功效,还不晓得存放的时间。好吧,我承认,我是有点冲动,有点心血来潮,有点一时逞能,有点自不量力——还有一点点不能认清自身的分量和当时的形势。粘乎乎的面粘在手上,我本着求助的谦虚望了望那两个人的时候,哪料那两人竟然悠然的看电视看书玩游戏,仿佛等待的是一场千年不遇的好戏。气不打一处来,却也是暗自憋着。那厮假惺惺的要来帮忙,咱头发一甩,颇有志气的大呵一声不用。总不能不战而败吧,输什么也不能输了气场啊!咱既然能优雅的出手,失败也得华丽的收手啊。于是,王大厨一鼓作气,精心烹制,一盘王氏大窝头新鲜出炉。
看,这形状,标准中国窝头。
看,这装饰,标准中国文化。
看,这色泽,标准……啊……啊……啊……
尝尝,这口感——
他,津津鼻子,笑而不语。
她,刚吃到嘴里,便毫无形象地吐了满地。
一个含蓄,一个外露;一个深沉,一个张扬。
但我知道,无论哪一种形式,都是我王大厨这次显山露水的败笔。
好吧,还是我自己尝尝吧。
当我勉强把嘴里的窝头咽下去的时候,那两个人已笑作了一团。
这一次豪言壮语,终以失败告终。
看着这些黄嫩嫩的窝头,卖相相当的不错,却不知绣花枕头,中看不中吃啊。我说,算了吧,扔了得了。那厮却一本正经——“一粥一饭,当思来之不易,半丝半缕,恒念物力维艰。”
——我勒个去!
……
我,王大厨,服了,真心服了。可我是一个打不死的小强——我坚信,学无止境……今后,我一定要在自己那一亩三分地上,勤恳好学,谦虚求教,不辜负丫头“厚望”,让“王大厨”之美名名副其实,他日定要一雪今日之耻!
    等着瞧——那两个还在笑作一团的家伙!
 
最热新闻
  万人堂心水论坛 京ICP备13026587号 京ICP证130248号京公网安备110102003391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721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