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人堂心水论坛

翘班的感觉,挺好。

 
 
一中午潇潇洒洒、酣畅淋漓的小憩,却不足以憩我身心,许是真的累了,竟然意犹未尽,于是狠下心来,向领导小心翼翼的告假,那边“我自准你”,我大有特赦之欣然,蒙头倒下,继续与我的周公约会。
瓜熟蒂落,醉意正浓,不想那厮推门进来,“怎么还不上班?一会儿迟到了!”一嗓子扰了我的清梦。愤愤然,一个枕头倏然飘去,以泄被扰之恨。那厮竟然身手敏捷,一抬臂便抱枕入怀,毫发无伤。但是,放枕于床尾之际,却当我不知的飘过一眼飞刀,待“抚”过我全身之后,扬长而去。
而此时,我却快活起来。抱起那个刚刚被我当做御敌工具的枕头,回味着那一眼飞刀的柔情,嗅着满室的春光,“哈哈”的笑声翻滚于床上床下——用驴肝肺来回报那厮的好心,是怎一个“快活”了得。
既然已决意放下,便告诉自己不去惦记班上的林林总总,缓一缓心上绷紧的那跟弦,却原来生活也是如此的惬意。打开电脑,听一听小曲儿吧,半晌邂逅绽渡口,一曲相思赠佳人,让那快活的曲子从心头倾淌而下,半梦半醒中便渐入了如诗如画的佳境,那是一种超脱了尘世的了然与淡泊,还有,似是一种“他人皆忙我独闲”的小小的庆幸——原来,就是这样的一个掩耳盗铃的心理暗示,也是一个快活的源泉呢!
许是约束了自己已成了习惯,安安静静的享受终究不过是逞了一时之快。那厢,琅琅的书声已在不失时机的魅惑着我——于是,一边谴责着自己的独自享乐,一边已翻身下床,梳妆上镜,我仍是尘世中的俗人一个,班,还是要上的啊。
路过广场,晌午刚过,已早有三五人群聚集。那一边,锣鼓喧天,秧歌扭得极欢;这一边,气定神闲,太极迎刃而上。驻足而立,竟然舍不得移动离开的脚步,生生被他们所舒展的恣意而盅惑。一转身,与路旁的一轿车擦肩。车窗闪过我一瞬的“靓影”,引得我倒退几步,侧头面对车窗,重新审视。哪曾想啊,“靓影”是我快活心情掩盖下的惊鸿一瞥,车窗映出的,不过是一半老徐娘。而且,徐娘已半老,风韵却无存。却偏偏有一只不知死活的白发鲜亮的适时而立,傲然的立于秀发之顶,且与我横眉冷对,两两相望……
我笑了!
一根白发吗?不过是一个想与我宣战的小卒。可是姐今天心情好着呢!于是,优雅的扬手,轻轻的惋息,薅了你,看看是谁没有了那张扬的触角?!甩一甩肩上的秀发,挥一挥手,我走了,不带走一片云彩。
春天已经开始了吧,地上还没有什么绿意,可身上的阳光却是真儿真儿的温暖而贴心。每日里行走于这条滥熟于心的街道,行色匆匆,只知道天冷或是天暖了,却不曾驻足欣赏与感受:原来,阳光也是有味道的,它不仅能冲淡心底的晦暗,且有穿越时空的魔力,来捡拾被你忽略的惬意。
翘班的感觉,挺好。
 
最热新闻
  万人堂心水论坛 京ICP备13026587号 京ICP证130248号京公网安备110102003391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721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