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人堂心水论坛

喜欢那种咬牙切齿无限抓狂而又充满幸福的笑容

 
夏日,晚归。立秋刚过,暑气渐退。凉风习习拂面。微醉于这夏日的暮色之中,斜倚摩托车旁,作欣赏状,任少许的浮躁从发际轻轻拂去。
忽见一帅哥从自家单元门款款而出,身长八尺,高瘦冷俊,白衣束腰而系,蓝裤肥瘦适宜,远望便是一副儒雅风度。印象中此种男子大多孤高冷傲,任凭我一袭长裙,长发披肩,也未免贪婪凝视,目光所及意欲据为己有。
果然,美男定是目不斜视,在我恍忽之际,却已健步离我而去。此时斜阳正浓,余晖四射,美男身影逆光而来,挺拔中更显翩翩,竟有刹那的恍眼!
    如此极品,不知为谁所有?
此刻,正在心有戚戚,目光未动,竟觉得此人身影如此熟悉——那身段,那腿型,那行走的款式,那晃动胳膊的频率——天哪!难道……可是,我哪里见得过这一身锦绣皮囊啊?我怀着一颗忐忑不安的心,按捺住一缕未定的惊魂,小心翼翼谨小慎微又装做若无其事神情淡定仿佛自言自语般的轻轻唤出“阿勇” ……
惊艳般的回头。
“啊哈哈,嗯哼哼”,果然是自家那厮!在他回头的那一刻,我的心底有那么一丁点的咆哮。
那人站定,气定神闲,仿佛我等惊讶与他无干,没有区别于往日的面容却扮上了今日的云淡风清,就那样迎风而立,怎一个“帅”字了得?
内心的咆哮忽然变成了一大点绽放的戏谑!
我左手提起长裙,右手打一个响指,迈动我的七寸金莲款款而近。
“哎哟,小哥,今天弄得这么帅?哪儿去啊?”放下长裙的左手搭上那厮的肩膀,右手贱贱的拨一下他胸前的纽扣,声音嗲嗲,笑靥如花,光天化日之下明晃晃的调戏!(声明:心里也是狠狠的恶心了一下自己的!)
倒退一步,打下我手,脸微红,四下瞭望后,低吼“别闹!”
“哈哈哈!如此打扮,不同往日,我看你非奸即盗!赶快如实招来,免受皮肉之苦!”绕走一圈,继续调戏。
“我没说今天晚上演出大合唱吗?”我这里玩心大起,他那里却兴致缺缺,反倒一本正经的解释,丝毫没有配合之意。
“哎哟,一个大合唱,就把你弄的这么帅,还让不让天下的女人活了?哈哈哈……”
我这里“色迷迷”的动手动脚,他那里躲躲闪闪的脸色大红。见我有愈演愈烈之势,又怕被邻居瞧见笑话,打开我的手,扔下一句“我排练去了,你一会来看。”,便“落荒而逃”。
我笑得岔了气,蹲在地上起不来了……
瞧,这就是自己家的男人,憨厚,内敛,缺少浪漫细胞,不懂生活情调,但却笨拙的可爱至极。远去的身影回头比了一个“你等着”的手势,我晃着脑袋,伸着舌头,一副“你奈我何”的不以为然,然后,我看见他笑了。
我以为,“调戏”他,已成为一种生活的常态,因为,我喜欢那种咬牙切齿无限抓狂而又充满幸福的笑容,它就像是生活中的阳光,时时暖着,时时亮着。
 
最热新闻
  万人堂心水论坛 京ICP备13026587号 京ICP证130248号京公网安备110102003391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721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