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人堂心水论坛

一种挥之不去的,令人窒息的痛

一种挥之不去的,令人窒息的痛
 
就那样一个眯眯着小眼睛,一说一笑,小时候整天跟在我屁股后面惟姑命是从的小屁孩儿,结婚了!
 
在我面前,已经高过了我快一个头。一手牵着他的新娘,一手还在时不时的和我打趣。拍拍他的肩:“紧张吗?”“有点。”“那当然,这是第一次。”我开着他的玩笑,看着他偷偷的深呼吸,心里的幸福感竟是酸酸的喷涌而出,于是,在婚礼进行曲响起的刹那,我竟是无法抑制的泪流满面。
 
那时,哥嫂在外地,侄儿在我身边很多年,与其说是姑姑,其实,我更像他的母亲。
 
那一年,他七岁。在妈还絮叨着“我们家的小少爷也从一个野小子晋级为一个小学生” 的时候,我们已等在路口,仰笑那“野小子”搧的搧的向我们跑来,满脸都是初做学生的兴奋,额头小汗珠渗了密密的一层,挥动的小手却在张牙舞爪的描述他一天的快乐。
 
工作后,我谈了第一场恋爱,在那一场憔悴至心的角逐中,一个人站在路口迷茫着,13岁的侄儿却不紧不慢的推了我一把,让我毅然决然的走出阴霾。我至今记得彼时他执著的小脸和不谙世事的神情,竟然能一语道破我踯躅不前的裁断。想起来是笑谈,品起来,却是我萦绕在心的柔软的情怀。
 
我还记得,那一个没有月光的夜晚,我一个人骑摩托车从单位回家,那一条绵长无尽的乡路,早已把白日里的脉脉温情幻化成恐惧一阵强似一阵的向我袭来,两侧的阴黑的树带,一如我灰暗的心情,每束前面或后面的扫射过来的灯光,都像是鬼火一样忽明忽暗的蹂躏着我。这时候,我听到低低的召唤“老姑,是你吗?老姑?”然后,我便在那一声声的召唤中潸然泪下。侄儿打着手电,从家里赶来接我。那一刻,我把摩托车给他,抹着眼泪伏在那个并不伟岸的后背上,心一下子便踏实了。
 
后来,我成了他的老师,他成了我的学生。
 
我记得为了逃避食堂的饭菜,我俩跑到街上,买来馒头和黄瓜,然后回到办公室,相视而笑,咀嚼着大酱的余香;我记得深冬的时候,上完晚自习,我俩迎着寒风踏着没踝的积雪,走在回家的小路,他怕我摔倒而蹦跳左右的扶持;我记得我与同事上街,他像小尾巴一样,不离左右……
 
其实,我更记得,他作业做的不好,我怒发冲冠的撕了他的笔记本,他痛哭流涕而我毫不动容;我也记得,他第一次与同学打架,我把他叫到走廊搧的那一记火辣辣的耳光;他的成绩没有达到要求,上课时我对他的故意的冷漠;他做操不认真,我对他的厉声呵斥……然后,就是他每次拉着我的手,给我的保证与承诺……
 
想想,便是心痛!
 
那是一种挥之不去的,令人窒息的痛!
 
然后在某一个时间段莫名其妙的想侄儿,想他的种种好,想我的种种错。那时,我如果再宽容一点,如果再耐心一点,如果再放松一点,如果再要求低一点,会不会,他也会好好的把书念完,然后坐在明亮的大学的教室内,去享受那种天之骄子的自豪?
 
侄儿当兵走的时候,我哭了整晚,小小的年纪,他说要去磨炼,磨炼什么?不过是早早踏入社会,用另一种方式来践行着自己青春的轨迹。他从不告诉我,他急训时脚上起的泡,想家时一个人偷偷的哭泣,被领导训话时心里的委屈,没能继续上学时的后悔。他只说,他干的很好,他当上了班长,他获得了荣誉,他被领导表扬……
 
竟然一下子长大了!有时,他会搂住我的脖子做擒拿状,害我歇斯底里的喊妈的帮忙;有时,他会偷偷刮一下我的下巴,然后若无其事的而后幸灾乐祸。那天,他忽然抱起我,用两手擎住我的两手向上轻轻托起,如此的轻描淡写与从容!原来,他真的长大了!
 
此刻,父母在他的面前,新娘在他的身边,侄儿表达着他对父母的感激和对新娘的爱恋,他很动容,哥嫂也在轻抹眼角,我想,那就是幸福的味道吧。
 
 
 
最热新闻
  万人堂心水论坛 京ICP备13026587号 京ICP证130248号京公网安备110102003391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721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