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人堂心水论坛

流年如水,转瞬在我的身边流逝

流年如水,转瞬在我的身边流逝
收拾家当,忽然碰触一摞日久的光盘和泛黄的照片,本都是些陈年旧事,大概很多都已忘却了吧,无意拾拣,却经不住丫头的软磨硬泡,选取了一张在电脑上播放,不曾想,在丫头的肆意大笑与啧啧赞叹中,我却泪水涔涔。
我看到了,那片曾经生活了二十多年的土地,那片给过我最初的乡土情怀的沃野,没有青山绿水,没有鸟语花香,却有肥水良田,而今正以如此清晰而温暖亲切的画面迎我而来。六月的小草还不是茂盛,却以满山遍野的绿意丰盈着隔屏的我的心;那近处的远处的大树,说不定哪一棵我曾经给过它热情的拥抱;村边的那棵老榆树,枝繁叶茂,满树的苍郁映出的是年少时期的榆树钱的微笑,还有树下那群葵花杆后渴望的眼神——那是一种生命之初的野性,竟会在许多年后的瞬间唤起我曾经酸涩的记忆。
我看到了,家门口那齐齐的一圈栅栏,在镜头前竟是那般的诗意而浪漫!那是爸每一年每一天无事时便去修理的杰作。旧了的换新的,破了的补好的,不齐的削齐了,就这样,那一圈栅栏在多少年间都一直站立成全新的姿态充盈着爸的劳作和充满一年深似一年的笑靥。
瞧,那一群美丽的白鸽!是的,白鸽!镜头前,一群白鸽展翅掠过——那是爸的骄傲!三间房的房檐上,从东到西,整整一个房檐都是爸给鸽子钉的窝。十年前,早已年过半百的他就那样蹬着梯子一个一个削,一个一个钉,鸽子越来越多,鸽窝越来越精致,那时,天空都是鸽子和爸的共同的快乐。而今,老屋已易主,鸽子窝在爸离去不久就全部被拆除了,怕是那一群鸽子也早已居无定所了,不知道它们现在是否安好,会不会还能忆起曾经给它们温暖的那位老人。
我还看到了,爸爸妈妈,还有我的那些乡里乡亲。
镜头前的妈很羞涩,是的,那时,她还年轻呢,那时,有爸陪着呢!记忆中,有爸的日子,妈永远是轻松而愉快的。没米了,爸去买;没面了,爸去扛;没油了,爸去装;天塌了,有爸挡……虽然没有过上大富大贵的日子,我想,那时的妈,该是一个幸福的女人吧,躲藏在爸的身后,那是一种怎样的依赖?然而爸走了,妈日渐一日的衰老,头上层出的白发是碰触儿女内心隐隐的痛,没有爸再为她抵挡风雨,当年的羞涩已不再。
镜头前,我看到了后院的婶子和东院的大娘,都是在忙着,笑着呢。我想起了和婶子家的小敏去别人家田地偷吃野果的过往;想起了婶子与别人理论时对我们小小自尊的呵护;想起了东院的大娘过年时送我的豆包;想起了那甜甜的豆馅中朴实的深情……瞧,多大的人,记得的都是曾经吃过的人家的种种好,其实,我还想起了,婶子儿子出事后她一夜间的青丝变成了白发,大娘在大爷撒手走后她孤独的身影……这么多年过去了,物是人却非,情在人却老,牵动我的仍然是剪不断的乡土乡情,不知道故乡的她们是否一切安好?
流年如水,转瞬在我的身边流逝,小小的一张光盘,带我走回了曾经的岁月,年少的种种生命的记忆,还有我那些至亲至爱的人们,就在此时此刻,沉沉的与我的内心碰撞。我只想,故去的已然故去,那么,健在的,就慢一点变老吧,任时光蔓延,年轻依旧!
 
最热新闻
  万人堂心水论坛 京ICP备13026587号 京ICP证130248号京公网安备110102003391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721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