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人堂心水论坛

内心的情感便迫不及待的被诉诸于笔端

内心的情感便迫不及待的被诉诸于笔端
 
“站在天真的微笑里/父亲是慈祥的温柔/清冽的日子/总有纯朴的粮食/喂养一种思想/远走的那一刻/父亲用咯血的肺/装进我的行囊/邮寄的思念/总在稻田边飘远/如今/我的花已结出果实/而父亲/仍用年迈的肩/挑着夕阳/父亲/父亲/我远望中的父亲”
 
又一次读《父亲》,又一次的泪光盈盈。我不知道,父亲远去的一千多个日日夜夜,他是否能安好的生活在天堂,我只知道,如此朴素的文字曾不知疲倦的多次震动我脆弱的心弦。于是,选择了这样一个特别的日子,抒写我的牵挂——给我的父亲。
 
曾经年少,尚不能完全读懂父亲的目光,执著而莽撞的奔波在自己的苦旅中,总以为父亲一切都好,爽朗的言语中总是带着满足的笑意,却在不知不觉中忽略了父亲的老去;总以为那一对浓黑的长眉,会保佑父亲长命百岁,却不知倾注全心的美好愿望却是那样的不堪一击——父亲没能如愿的更长久的陪在我们的身旁,突如其来的疾病,带走了他的梦,他的希翼,他的不舍与留恋,留下的是无尽的怀念与哀伤。
 
三年的时间,已很长。
 
父亲已远走。对他,我不是长久的思念,而是在繁忙的空隙中倏然想起的时候,便是一种痛彻心扉的悸动。于是,目光触及哪一个与父亲年纪相仿的老人的时候,总是会错误的认为,他像极了我的父亲。我的父亲如果在,是不是会比他享受更多的幸福?或许,他现在应该在广场,正和一群老人在悠闲的练着太极,扭着秧歌:或许,他应该正带着妈妈和往常一样,花一块钱把公交车从始发站坐到终点站,坐穿公交,只为把沿途的风景看透:或许,他应该正陪在我们身旁,任膝下儿孙嬉笑打闹,尽享天伦……
 
可是,父亲不在了。在他特别引以为豪的三个孩子都能真正让他引以为豪的时候,不在了。哥常说,爸的辛苦造就了我们的事业,我说,是爸的英明成就了我们的幸福。
 
最不能忘怀的是父亲那双粗拙的大手,时常会牵着我稚嫩的小手游走于他的人群,五尺高的男儿对小女儿的殷殷爱意便在这双手间传递。从那时起开始的温暖,一直定格成恒久的感动蔓延至今。也曾在他病时牵着他的手,然而过马路时那紧紧的一握,却让我的心颤动——曾经的粗拙坚实而有力,而那时的粗拙不在,却是细软的需要呵护与依赖,就是这种让人心痛的细软也没能坚持长久,上天吝啬得连最后的温情都不肯施舍……>
 
父亲已远走,而他留给我的记忆则成了我一生的炫耀:一个八岁女孩对于春节的企盼,缘于那个漫天飞舞的冬季总会溢满我春光灿烂的笑意——那个圆圆的香粉盒满载我浪漫的玫瑰梦幻;更为惹得同伴们涎水飞溅的是盒中间还有一个凸起的小的圆盒,那里还藏着女孩子笑靥的胭脂色彩;一年一度的在我发梢上绽放的或红或粉的“真丝”绸子,还有那带着一朵红色小绒花的鬓边的发卡——那个年代,父亲用他魔术般的疼爱换来一个爱美女孩的梦幻般的美丽,他不知,这种美丽已根植于女儿心底最柔软的土地,并在日渐一日的绽放着……
 
对于父亲,也曾有过争执与怨怼,那是他的“残忍”与一意孤行。经年之后才知,父亲曾经的“残忍”是一种怎样的预知和洞见啊!于是,我不再怜惜我的眼泪——那一年高考后,父亲不看我哀求的双眼,态度坚决的把我送进师范的学堂。曾一度的怨恨那一纸通知,曾一度的埋怨父亲不给我机会去放飞更高的梦想。做教师,本不是我所想,而今,当我站在讲台前,用我的所知尽情的展现我的风采,用我的全身心真诚的面对我的孩子们激扬文字的时候,我所赢得的敬佩的目光才是我全心的感动。这时,我深深知道,当年父亲的义无反顾,成就了我一生的挚爱。
 
对于父亲的感念,不仅于此,他还会在我当年高抬着双眼追寻着自己梦中的白马的时候,一度的削弱我的孤高与任性,他的话朴实而略带苛薄,但却字字玑珠,让我年轻而浮躁的心性日渐的沉稳。每每与爱人携手共话的时候,我都会不禁暗暗庆幸:是父亲的慧眼,帮我挑选了一生的幸福!
 
一个父亲的伟大,不在于他给孩子创造多少财富,而在于他会在孩子最迷茫无助而又不自量力的时候,给予及时而恰当的指引。这一点,我确信。
 
父亲的两次坚决,成就了我今生无悔的选择!
 
人一旦离去,他的好便会像窗缝里的细风一样,总会在某一个粗糙的情节中倏然挤入记忆,真实的抚触后,便是无处躲藏的哀伤。
 
我不知道,若干年后,在我也经历了许多的世事沧桑的时候,是否也会如现在般的想念并恒久的记住父亲的每一颦笑,于是,内心的情感便迫不及待的被诉诸于笔端,诉诸于文字,把盘旋在心底好久的哀伤与感激一并地送出,让天堂的父亲知道——他是女儿永远的牵挂!
 
最热新闻
  万人堂心水论坛 京ICP备13026587号 京ICP证130248号京公网安备110102003391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721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