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人堂心水论坛

把曾经的记忆放在这样一个特别的日子里

  
与人相约,共同写一篇文章,来纪念这海天相接的日子。不同的地域,不同的经历,不同的笔法,不同的意趣,是不是在某个情节上也会产生些许心有灵犀的碰撞呢?我有一丝雀跃——原以为在这年终岁尾的时候,只我一人感叹韶光易逝的落寞,却真有与伊共识之人,能在文字间彼此停留。
不为盘点,不想总结,因为过去的一年实在没有太值得炫耀的亮点,逝者如斯,而生活恰恰在这寂静的逝去中掠夺了年的味道——本该鞭炮声满天的空中依然一碧如洗;本该繁华热闹的大街依旧萧条冷落;本该家人团聚的岁月却有了越来越多的离别……于是,人们便开始了恋旧情节——在那些曾经艰苦的日子里,在那些只有过年才可以尽情地吃水果、穿新衣的记忆里,在一家人早早地准备好了对联和福字,围在炕上亲亲热热地包豆包的氛围里——那里,才有年的味道。
我更多的会想起,临近年的门槛,大哥骑车去远在几十里的县城,妈千叮咛万嘱咐别忘了给妹买两条绸子回来过年。那时,女孩儿有绸子才是年啊!于是,夜幕四合的时候,仍有一个满眼焦急的的女孩儿坐在路边的沙堆上,执著地等待远方骑车的身影是否会有红丝带也飘过。“过尽千帆皆不是”的味道,常常会撕咬得那份焦急的挂念,要么昏暗无日,要么晚霞满天。那时的大哥,就是女孩儿眼中的天使一样的企盼啊!尽管这种企盼在年三十的当天,就因为被邻家妹子偷偷拿去了我头上的一只绸带而变成了我的嚎啕大哭,而妈把我的两个小辫毁成一个的那份安慰却一直刻入心底。那份等待,那根绸子,还有那哭后的笑脸,才是年啊!
盼来了绸子,再盼的就是满头的灿烂。大年三十,定要穿上妈亲手缝的红衣服绿裤子,等不及留到初一拜年时的新鲜,然后就是妈和小姑开始把我扎成花篮,任爸和爷爷准备年饭时的千呼万唤。你不知道,妈和小姑在忙着应答爸抛过来的白眼里的相视一笑,又分秒必争不失时机地把我头上的红绸扎好的那一瞬,该是何等幸福而温馨的记忆啊!以至在二十年后的今天,想起,泪仍会不由地漫上眼睑……
最难忘的是年夜的灯笼盛会,满大街的明亮灯火,从村东头到村西头,那才是孩子们真正的乐园。那时候,已不在乎吃的好坏,不在乎压岁钱的多少,不在乎新衣服的呵护,在乎的就是谁的灯笼更漂亮,谁的灯笼更耐用,谁的灯笼更明亮!纸糊的,罐头瓶做的,方的,圆的……那一年,我最酷,爸特地给我买了一个玻璃罩的,不用在上面点火,拿开玻璃罩就可完成的;有自己独特烛台的,不用大土豆做底座的,可点“磕头了”(小蜡烛),不用费力再切开一段大蜡烛的……哎哟,那个小巧,精致!足足让我在小伙伴面前做了两天的首领!尽管,那灯笼还没让我攒足了面子就因为我的不小心摔得粉碎而宣布下岗;尽管,我因此挨了妈妈不长不短的一顿小骂;尽管我最终也换了个罐头瓶带土豆的和大家一样普通的,可我们那长长的灯笼队伍,总会在半秒内扫去我所有的不快,大街上满飘着孩子们呼朋引伴的呐喊……在现在的孩子们吃着喝着玩着每天抱着电视大喊无趣的时候,我那珍藏弥久的快乐,会在一串串的年夜灯光中明亮我所有的世界!
过年,是冒着冻僵的危险坐爸的毛驴车购年货的狂热;过年,是妈大锅饨、爸小锅炒,满屋弥漫油烟味的昂扬;过年,是兄妹几个围炕一圈为了一张扑克牌争得面红耳赤的激烈;过年,还是把双响的鞭炮用唾液沾在栅栏上,点火后捂着耳朵扭头便跑的快意——小时候的年,真是数不尽的快乐的味道……
而今,年依旧,味道却不同。许是平常的日子也追寻了年的脚步,于是年的味道便被365天分解稀释得淡了。只是心门不上锁,激情却设防!
夫说,你不是怀念年的味道,你是在怀念曾经的记忆。也许是吧,把曾经的记忆放在这样一个特别的日子里,拿出来晾晒风干,然后让它陪伴我未来的时光之旅——也许,年味,就在身边!
 
最热新闻
  万人堂心水论坛 京ICP备13026587号 京ICP证130248号京公网安备110102003391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721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