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人堂心水论坛

我的名字你作主,浓妆淡抹总相宜

 
  
  
特别不喜欢自己的名字,真的!笔画少的可怜,每每在需要签名的时候,总会莫名的怨声载道——字写的不够拽,不够过瘾;而且,七十年代的女孩儿,估计妈妈们在给起名字的时候,肯定都在争先的比着谁家的女儿最鲜艳,于是,花啊,朵啊,芝啊,云啊,艳啊,等等,应运而生,一点一大片,全都是同一色调,同一规格,同一尺寸,极少例外。
 
  小的时候,极其羡慕那种“粉、诗、蝶、黛”等高雅、诗意而浪漫的名字,总觉得那才是女孩应有的美丽,张口即是美,连想像都是带着玫瑰色香味的。这种情愫一直在心底缱绻了好多年,以至于忘记了对于妈妈起名时的耿耿于怀止于何时了。忽然有一天,哥哥的同学来家,都亲切的称他为“发子”,那时小小的我竟然心头一热——原来这么俗气的名字也可以演绎得如此温暖!
 
  在家中,我是老小,没有姐姐妹妹的争宠,只有两个臭小子哥哥,爸妈给我的称号自然就是“老姑娘”,而这种称号就这样波澜不惊地连亘了三十多年。直到现在,妈张嘴闭嘴的都是“老姑娘”,而经年的我,再也不去羡慕那些美若天仙的好名字,享受着妈从心底散射的爱意,一句“老姑娘”,该是何等的丰富而有内涵!
 
  两个哥哥是从不叫我妹的,总之,是不叫得习惯,不叫得自然。平时,不屑带我这个跟屁虫的时候,即是连哄带骗带吓唬,赶上我心情好呢,就放他们一马,让他们做他们想做的事,我也乐得随心所欲;赶上我心情不好,对他俩,除了恶作剧就是泼皮耍赖横不说理,每每这时,两人都是跑到妈面前来个“恶人先告状”:“妈,瞅你老姑娘……”那声调,那语气,直叫人幸灾乐祸得忘乎所以,我经常的表现是歪着脑袋笑对他俩的虎目圆睁,时而再加以嗤之以鼻。我所胸有成竹的是妈经常会采取的态度是不作为或无动于衷,每次的结果几乎都是雷同的:他俩咬掉了后槽牙从鼻缝挤出一句:“你等着,小姑娘崽子!”然后,拂手而去。我就这样等啊等啊,等到现在,才有了正式的称呼,那就是直呼大名,只有在和别人介绍的时候,才会彬彬有礼的说:“这是俺妹……”
 
  其实,我也不叫哥哥好多年呢,小的时候就跟着妈叫“王大”“王二”,到现在依然是。常会惹来妈的一顿嗔骂。——嗯,习惯了,这种感觉,挺好。
 
  朋友都叫我“王儿”,王字后面加个儿化,感觉亲近了很多。
 
 
  感谢网络,让我在苦苦寻觅之后终于出现了桃红柳绿——我的名字我作主!
 
 “天山雪莲”,不俗,不妖,不媚,傲立百川,群览天下,嗯,我喜欢!
 
   QQ上有了朋友,便有了别样的称呼。天山雪莲太长,嗯,好,那就雪莲,听起来一样好——就像被同事叫,去掉姓,只叫名,一般表现的不亲不疏,不远不近,既不失礼貌,又表现友好,理当如此平和。
 
  喜欢上“莲子”这一称呼,忘记了起缘于哪时哪刻,沉默总是金!那一日,偶遇开朗大方的幕紫,一声“莲子”入耳,更有一种柔柔的亲切,没有时间和空间的距离,就那样朴素自然得让人心暖,心也会常常在某一刻被忽然打动。也许是缘于哥哥被叫做“发子”时瞬间产生的情愫吧,这种亲切多半和儿时有关,于是,便赏心悦目地接受着,就像接受一份实现梦想时的那种最淳朴最真实的情意。
 
  南极的一只熊说,不叫莲子了吧,莲子太苦,总有一种涩涩的感觉。
 
  那么“阿莲”?天哪,这个名字太妖媚,总会让人嗅到西门庆的味道……
 
  于是,天山啊,童姥啊,蚂蚁啊,蜗牛啊……各种各样的名字在我的时空流转,带着各种各样的或熟悉或陌生、或浓烈或清淡、或亲切或自然、或庄重或暖昧的情愫装点着我的生活,就像一串串珍珠项链,即使在黑夜,也会以它的煜煜光辉明亮着我的世界。
 
  虚拟的网络,虚拟的名字,还了我一份真实的夙愿,无论哪一个,都是我内心一处闪亮的星光。只希望,他年之后,我仍然能以现在的心境去欣赏——它给我的,曾经的快乐。
 
 
最热新闻
  万人堂心水论坛 京ICP备13026587号 京ICP证130248号京公网安备110102003391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7219号